厄运支配神

第五十三章 追求公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是寒绪就一定可以 书名:厄运支配神

    时间回到两分钟前。

    此时,骨象战车还在朝着神圣调查局撞去,还没有遁入地下消失,徐行,也刚刚才被一把抓入了骨象战车。

    咚——

    骷髅手牵引着他狠狠地摔倒在了车里。

    掉入到骨象战车内里,徐行急忙半跪起身,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他知道自己下一秒,就会被这些不死亡灵给生吞活剥!

    体内超凡之力运转,随时准备启动开自己的暗之厄运,和这群家伙决一死战!

    也就是因为有着暗之厄运给自己兜底,所以徐行才敢这么冒险地跳上战车。

    不过他也认真地反思了自己,关于战斗这件事必须充满敬畏,不能这么贸然地做出危险举动,自己可只有一条命拿出来这样子拼。

    但是徐行的暗之厄运并没有爆发,本来以为会看到的场面也并没有发生,因为所有看起来非常骇人的骷髅人们都完全没有理会他,操控战车的接着操控战车,警惕戒备的接着保持戒备。

    就连将自己拽进车里这位战士,也很是自然地坐到了战车内部右侧的椅子上,像是等待战斗时刻到来的大兵。

    什么意思?

    徐行蹙紧了眉头,很是诧异。

    困惑且紧张之余,徐行也得以观察起来战车的内部结构。

    战车内里的空间布置和坦克差不多,只是没有那么多的操控台,只有在象头处有一颗用足底骨做成的操控器,然后中心位置摆着一张宝座,还有一个和顶门连接的骨梯。

    背后,则是那三位不断在颂唱着神秘咒语的亡灵法师,他们身上的释放出来的力量和骨象战车相连,让战车的骨组织能够不断地维持,不被火力所洞穿。

    也能看到战车的内壳不断地泛着涟漪,可以猜到是外面的人类战士们爆发过来的火力所形成的骨组织振荡。

    而车尾处,就能看到那台神奇的血液内燃机,她的外形看起来和汽油发动机差不多,一根根管道连通到战车上,能看到鲜血在里面不断地流转着,为这辆战车提供着源源不断的动力。

    其中一部分鲜血,都是刚刚才由蚀骨颅所收割回来。

    徐行紧张地扫视了一圈战车里的十位骷髅人,更加确定了他们没有任何一个人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

    这是什么意思?

    徐行更加迷惑起来,但是他也没有轻举妄动,打破此刻这诡异的宁静。

    也没给他多少思考的时间,十秒钟之后整个战车便一声轰鸣,撞上了神圣调查局。

    王座上戴着海盗帽的骷髅人点点头,两位骷髅人当即各自握着不死科技铸造的盾牌和炸弹,顺着骨梯爬出了车顶盖。

    然后在二三十秒左右的时间之后,酷似阿汤哥的李锐凡就在他们护送下,跃入了战车当中。

    徐行一愣,循着记忆,他立马认出来了这位就是张国锋所在的卡焰协会崇南城分会的会长。

    那位被神圣调查局指控为,勾结不死亡灵族的人类叛徒!

    这帮人来神圣调查局就是为了营救这位会长?

    那他们把我抓进来,又不对我动手是为什么?

    徐行警惕万分。

    但徐行也感到了一种奇妙的安全感。

    毕竟置身在这样一个全是不死亡灵的瘆人空间里,这时候忽然掉下来一个同类,就算是大钦和西典联邦的混血,但好歹也能在潜意识里能给一些慰藉。

    正在徐行思索着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自己又该怎么应对的时候,李锐凡轻轻拍了拍自己的正装,然后对着徐行,更准确地说是张国锋,伸出了手。

    嗯?

    徐行迟疑了片刻,看到对方眼中的平和,旋即明白过来,自己现在的处境,貌似并不危险。

    徐行旋即也故作镇定地对着他伸出了手,让对方将他拉了起来。

    “张国锋先生,好久不见了。”李锐凡依然一脸面瘫式的平静,对着他微微点头,开口说出的大钦语音也非常流利,完全听不出来老外腔。

    “好久不见。”徐行脸上也露出微笑。

    结合上回忆,徐行确定了,自己和李锐凡之间似乎关系不错。

    李锐凡面带微笑地对着身前那位头戴海盗帽的骷髅人鞠了一躬,“卡蓝先生,辛苦了。”

    骷髅人扭了扭光秃秃的脖子,张口发出他沙哑得像是老旧拖拉机的声音:“不用客气。”

    此时此刻,战车已经退回到了路面,车底盘的八颗象牙正在挖掘地面,十二月杀正在对他们的战车发动进攻,不死法阵保护他们没有短时间受到伤害。

    外面打得轰轰烈烈,杀喊震天,但是在战车里的徐行,却完全感觉不到半点战斗的感觉,一切都平静得仿佛战车就安详地停在风和日丽大地上。

    李锐凡问道:“今天收购的不死材料够了么?”

    “绰绰有余。”卡蓝·艾雨愉悦地点头回应。

    李锐凡这张冷峻的脸上这才露出了笑容,“那就好,万分荣幸,终于,能够在今天亲眼见证奇迹。”

    卡蓝·艾雨阴测测地笑着,一张骷髅脸好像也有肌肉一样,露出了一个阴冷的笑容:“对的,这个伟大的时刻,还多多感谢两位的贡献。”

    伟大的时刻?什么伟大的时刻?

    两位?我是其中一位?

    贡献,什么贡献?

    听着他们的话,徐行内心懵逼,但表面上还是维持着镇定。

    “张国锋先生,虽然这段时间一直联系不上你,但是在半年前我和你交流过,我能感受到你对我的提出的‘凡人革命’的兴趣,在你赞同我继续秘密做这件事之后,你又给协会赞助了一百万,我真的非常感谢你的支持,没有你,我们的工作根本很难维持到现在。

    虽然半年不见,但是你依然是我们这个奇迹里的重要分子,感恩你在关键时刻回来了,没有错过奇迹。”

    “李先生半年前就向我提过你对不死亡灵族的贡献,所以你一直也是今晚这场盛宴的受邀嘉宾,今夜得知了你被抓捕,我就也在路上特意营救了你。”

    卡蓝回过头来,给徐行露出了骨白的侧脸,微笑着接话道。

    徐行内心一震。

    他彻底确定,调查员没说错,我真跟他们是一伙儿的!

    “刚才一个蚀骨颅失控了差点伤害到先生,我在这里给张先生道歉,任何技术有时候难免会出现点故障,张先生应该能理解吧?”

    徐行收敛下内心的错愕,面不改色地颔首:“超凡科技出现故障的概率更大。”

    卡蓝先生笑了笑,道:“本来想将先生直接带进车里,但没想到张先生有顾虑,选择了先自己步行,本来还在迷惑张先生的考量,但看到你刚才用玄卡攻击了战车,我猜想张先生肯定是为了在他们面前伪装出和我们不是一伙的,顺便多观察一下这些重案局超凡捕手的实力吧?”

    名为卡蓝的骷髅人说着站起了身来,来到两人的身前。

    这时候,骨象战车已经完成了对地下隧道的连通挖掘工作,李锐凡没忘记冒出脑袋,对着人间世界挥了挥手,然后战车便当着如此多调查员和军人的面,向着地底深处坠落而去。

    车在下坠,徐行的内心里,却是掀起了和车运动方向完全相反的巨大波澜!

    这是要去哪儿?!

    徐行面不改色地点了点头,道:“我担心来的超凡捕手太多太强,所以想在外面多观察一下,为了伪装出我跟你们不是一伙的,还特意对你们发动了进攻,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

    徐行影帝好本领,张口就编出了一套说辞。

    “不愧是张国锋先生,做事谨慎入微。”李锐凡回到了车里,对着徐行佩服地微微颔首,“不过张先生确实多虑了,今天的一切,我们都做足了准备,不会有任何意外发生。”

    张国锋低头望向了车底板。

    此刻车辆正在高速下坠,朝着地心落下,徐行能通过车前窗,看到深邃的黑暗,能够感觉到一切都在飞速上滑,生机勃勃的地面正在不断远离自己。

    李锐凡的眼睛里,却明亮得超越任何一个黎明。

    “没人能阻止这场伟大的奇迹。

    张先生,马上,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

    ……

    徐行无法开口询问他们嘴里的奇迹是什么,这样会暴露自己。

    他只能努力思考在记忆深处翻找着,自己和李锐凡之间的所有交流场景,可是他怎么都回忆不起来,自己和李锐凡有过关于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的任何探讨。

    至少,没有过直接的探讨。

    徐行已经有大半年没有再用过张国锋这个身份,所以自己暂时能回想起来,最近的一次交流,就是半年前。

    而那一次交流,也是徐行能回想起来的,唯一能和现在的处境,有些关联的对话。

    那时候,卡焰协会一次玄卡交流分享会结束,他和李锐凡并肩站在大钦国贸大厦的天台上,看着崇南城瑰丽的夜景。

    原主徐行手里捧着一杯卡布奇诺慢悠悠地喝着,李锐凡则戴着墨镜,挡住了他蓝色的眼眸,但是却有墨镜都遮不住的深邃不断透射而出。

    李锐凡:“张先生,我们虽然使用着玄卡,利用这种方式来追平自己们和超凡者之间的差距,但是依然无济于事。

    因为玄卡太昂贵,一场战斗真正意义上的巅峰对决,就要使用几十万几百万的一次性玄卡出去,而超凡者却几乎零成本。一个百万富翁,所有身家加起来,只够打一场架,说起来真是太好笑了。

    我们卡焰协会每天这么锻炼,学习世界各地的格斗技法,却仍然比不过每天睡大觉的超凡者,其与生俱来的身体力量。张先生,你觉得这公平么?”

    原主摇头道:“很不公平。”

    “是的,不公平,很不公平,卡焰协会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当年卡圣寒续拯救了整个人类,延续了整个人类文明,首先做的事情就是废除人类的等级制度,宣扬人人平等。

    虽然这个传说因为拿不出任何证据,被人饱受质疑,我也对这段故事保持辩证的看法,但是我非常赞同这个传说里,人人平等这个说法,不管是在地位上,还是在实力上。要是卡圣寒续真的存在,我很想给他一个跪拜礼,在追求平等这一点上,他无疑是我的神。

    所以我才加入了这个全都由凡人们组成的卡焰协会,我当上会长后,在协会里一直所宣传的内容也是:我们每个人,都有角逐力量的权利。

    但我很多年前就觉得,卡焰协会的战术不对,玄卡终究是富人玩得起的东西,穷人们根本没可能使用玄卡。

    所以原本超凡者和普通人之间的能力断层,在玄卡领域里,又变成了阶级断层。

    那些买不起玄卡的人呢?他们追求力量的权利呢?

    用大钦的古话来说,追求玄卡来抹平我们和超凡者之间的差距,那压根就是治标不治本。

    而且,使用玄卡,或者是别的圣术载体,在力量上也根本没办法和超凡者媲美,大钦每年这么多的超凡格斗比赛数据都摆在那里,超凡者对阵非超凡者,无论非超凡者使用什么战斗手段,超凡者胜率仍然高达百分之七十八,而且这还是因为庄家为了保证非超凡者参与比赛,故意操盘,否则这个胜率将是多少?我觉得至少百分之九十。

    所以我一直想打破这个不公平。

    八年前,我集结了我在世界上的所有能集结到朋友,其中不乏各个领域的行家,我们花了十多年的时间,成立了一个特别小组,名叫“凡人组”,我把我毕生的财富都投入了这个小组研究。

    我们从超凡科技改造基因入手,从西典联邦魔法重造人体入手,从研究异族‘斗神族’的生长环境,尝试寻找是不是环境影响,造成了斗神族是最强战斗种族,我们普通人在同样的环境下是否也能够改变自己入手……

    我们在所能想象到的任何领域,尝试来让我们这些普通人,也能够变成超凡者,或者至少,能媲美超凡者。

    可是,这么多年下来,我们所有方案却全都失败了。

    当然,世界各地也有很多专家尝试过这种事情,他们无一例外也都失败了。

    我很绝望。

    张先生,你说凭什么?凭什么那些人生下来就能是超凡者,凭什么我们,无论付出再多努力,付出再多的时间和金钱,却都始终无法比拟他们?

    张先生,我们从小学课本,到光明神教的教义,都在告诉我们:天神爱民,人人平等,众生皆为天生之子。可是,真的平等么?如果平等,那么为什么有人天生就是超凡者,有人天生就是平凡人?”

    “如果,天神爱我们爱得本就不平等,那么我们,信奉这个神的意义又是什么?信奉他们让我们比别人低贱,信奉他们让有的人,天生就让我们永远无法超越?”

    “张先生,有一天我想到这里,我猛然意识到或许我们的出发点错了,我的所有思路都在神明之下思考,这才是我们失败的原因。

    所以我想尝试一个全新的办法,一个摒弃所谓的天神,摒弃信仰的办法,一个让我们凡人,能够打破枷锁的方法。”

    “张先生,你有兴趣,加入我们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相关推荐:嫁入豪门后被宠上天当欲望来敲门重生之傅嘉归来我家太太不对劲离婚后厉总追妻跪肿了膝盖重生后我逃婚了隐疾爵爷疯狂追娇妻甩了魔尊后我成了团宠摄政王的娇宠王妃醒来了将军家的小娇妻又狠又撩花开因缘梦从漫威开始穿越的加菲猫偷偷独占

如果您喜欢,请把《厄运支配神第五十三章 追求公平》,方便以后阅读厄运支配神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厄运支配神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